與非網 1 月 15 日訊,隨著人工智能、IoT、5G 及移動終端等行業的迅速發展,以 RISC-V 為主體的開源芯片技術與生態日益受到國內外各領域的廣泛關注,并引發了國內芯片產業的巨大變革。

 

通用 CPU 被稱作是集成電路中的“珠穆朗瑪峰”,對集成電路和軟件產業具有基礎性和帶動性作用。

 

近日,在中國開放指令生態(RISC - V)聯盟 2019 年會暨武漢產學研創新論壇在武漢會議中心舉行,武漢 RISC-V 產學研基地、RISC-V 聯盟湖北分中心、湖北省 RISC-V 產學研基地在大會上揭牌成立。

 

圖源:中國經濟時報

 

據悉,武漢 RISC-V 產學研基地將擬規劃 6 個功能板塊“兩院兩基地兩中心”,依托武漢各大高校人才和實驗室、研究所建立研究院和學院,培育專門芯片人才,學以致用;建立產業基地和雙創基地,鼓勵、培育、支持芯片研發和制作;建設科技服務中心和生態展示中心,把這一新事物向社會科普,舉辦技術應用展覽、論壇、峰會等。

 

中國開放指令生態(RISC-V)聯盟(CRVA)于 2018 年應運而生,聯盟旨在召集從事 RISC-V 指令集、架構、芯片、軟件和整機應用等產業鏈各環節,圍繞 RISC-V 指令集,以促進開源開放生態發展為目標,以重點骨干企業、科研院所為主體,整合各方資源,通過產、學、研、用深度融合,力圖推動協同創新攻關,促進 RISC-V 相關技術和產品應用推廣。

 

了解手機和電腦行業的朋友都知道,芯片和系統是重中之重,也是數碼產品的核心所在,過去二十年時間中國和美國保持密切經貿往來,并且成為了美國最大的芯片出口國,在高速經濟增長背景下,中國對芯片有很大需求量,每年進口額達到了 2000 億美元,而從目前技術實力來看,全球半導體領先企業幾乎都在美國,美光、intel、高通都是行業里的佼佼者,也正是因為如此,美國開始自信認為中國離不開美國芯片,為了限制中國科技產業,美國已經有了斷供芯片的計劃。

 

受其影響下,華為 5G 基站、手機無法采購美國芯片,就連長期合作的谷歌都開始斷供 GMS 服務,可國產芯片的起步較晚,不像航天飛機、衛星導航領域一樣,早在二十年前美國就開始限制對中國出口一些高端產業技術,因此中國在航天航空領域只能靠自己,起步很早的情況下已經實現巨大突破,實力方面僅次于美國,可芯片產業就不一樣了,目前國內沒有先進的光刻機技術,芯片設計構架也是來源于英國 ARM 公司,美國斷供背景下,去年一度傳出 ARM 可能有斷供風險。

 

從目前全球芯片的產業格局來看,即便是蘋果、高通都繞不開 ARM 構架,華為也是和 ARM 合作共贏,旗下的麒麟 980、990 也都是基于 ARM 構架打造,中國首個 RISC-V 產學研基地揭牌成立,未來將會致力于培育專門芯片人才,中國將會大力發展芯片產業,而開放式的 RISC-V 構架將會起到重要作用,RISC-V 強勢挑戰 ARM,未來 ARM 地位或被撼動。

 

不得不說中國這一次再出大招,投入巨大芯片研發資金的同時,在路線上也是走對了,與其過度依賴 ARM 技術,不如開始大力推進 RISC-V 架構,當初一直被“封鎖”的開源技術 RISC-V 架構,如今卻在市場上扮演重要作用,在中國市場一片明朗,值得一提的是,RISC-V 作為開放式的構架方案,不僅技術方面領先,也不會有被他國斷供技術風險,因此尤其適合國產芯片公司,一旦技術趨于成熟,那么未來也不用再去看 ARM、intel 的臉色,ARM 一家獨大局面或被終結。

 

RISC-V 時代的到來,是中國集成電路設計產業鏈做強的機會。對于人才培養的迫切需要和對核心技術聚集地的布局要求是建設 RISC-V 產學研基地的催產劑,湖北武漢抓住了機遇。

 

“未來 RISC-V 很可能發展成為世界主流 CPU 之一,這意味著武漢抓住了快速建立開源芯片產業的機遇。”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倪光南表示。

 

此外,倪光南院士指出,芯片設計門檻高,小公司很難做,上億元研發經費,投入上百人,只有少數企業能承擔巨額的研發經費,投入成本太大。開源技術則把芯片制作門檻拉低,3 到 5 位開發人員用幾個月即可快速開發,只需幾萬元便能研制出一款有市場競爭力的芯片,這已成為當前軟件產業的主流。


其實,此前倪光南院士就曾多次表達了對開源芯片看好,他還曾指出,未來 RISC-V 很可能發展成為世界主流 CPU 之一,從而在 CPU 領域形成 Intel、Arm、RISC-V 三分天下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