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可用”是 X86 架構和 ARM 架構的共同點,也是英特爾和 Arm 公司的護城河。然而,隨著 RISC-V 的崛起,Arm 開始坐不住了,因為開源的 RISC-V 搶奪的就是 Arm 的市場。

 

RISC-V 架構和 ARM 架構其實是宿命之戰。ARM 架構過去被稱作進階精簡指令集機器(AdvancedRISCMachine),都是 RISC(Reduced Instruction Set Computing ,精簡指令集),市場重疊度甚至可以達到 100%。

 

 

作為精簡指令集,RISC-V 架構和 ARM 架構都必將盯著現有的可攜帶市場以及未來的智能物聯網市場?,F在是 RISC-V 蠶食 ARM 架構的市場,原因在于 ARM 架構擁有良好的生態系統。然而,在未來這樣的優勢又能夠持續多久呢?

 

所以,Arm 開始著急了。留給 RISC-V 架構的前路要么是取代 ARM 架構成為精簡指令集的新王,要么被 ARM 架構徹底邊緣化,現有“打官腔”說的“良好共存”想來是萬萬不會成行的。

 

Arm 自然也不想被溫水煮青蛙,每年進步一點點的 RISC-V 架構現在已經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RISC-V 聯盟在官網上這樣講到,RISC-V 是一種開放式 ISA(指令集體系結構),為處理器體系結構的創新開創了新紀元。RISC-V 基金會由 325 多家成員公司組成。這是該技術的主要優勢。

 

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開源的優勢讓 RISC-V 架構吸引了一眾有影響力的公司。


RISC-V 聯盟白金會員(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RISC-V 聯盟金、銀和審計員圖一(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RISC-V 聯盟金、銀和審計員圖二(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RISC-V 聯盟金、銀和審計員圖三(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RISC-V 聯盟金、銀和審計員圖四(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RISC-V 聯盟金、銀和審計員圖五(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RISC-V 聯盟金、銀和審計員圖六(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RISC-V 聯盟金、銀和審計員圖七(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RISC-V 聯盟金、銀和審計員圖八(圖片來源于 RISC-V 官網)

 

我們可以看到,白金會員里面不乏阿里巴巴、三星、美光和谷歌等實力超群的高科技公司,而金、銀和審計員隊列中也有臺積電、華為和英飛凌這樣在各自領域占據主導地位的大企業?,F在這些企業還都是 ARM 架構的受益者。

 

當然,這些巨頭公司加入 RISC-V 聯盟并非是提前站位然后靜觀其變,而是投入精力在推動 RISC-V 走向成熟。

 

在 RISC-V 生態中,既有晶心科技、Si-Five 這樣的公司為其打造內核,夯實底層結構,也有阿里巴巴、兆易創新和華米科技這樣的公司在不斷地推出基于 RISC-V 架構打造的性能領先的處理器產品。

 

2018 年 9 月 17 日,華米科技正式發布全球智能可穿戴領域第一顆人工智能芯片——“黃山 1 號”。 “黃山 1 號”是全球首款集成 AI 神經網絡模塊的可穿戴處理器,也是全球首款 RISC-V 開源指令集可穿戴處理器,擁有 AI 驅動、閃電性能、苗條功耗三大特點,應用了 Always on 技術,區別于傳統 AI,實現了 AI 從云到端的前移,實時計算無需傳輸。2019 年 6 月 11 日,華米科技在 2019 夏季新品發布會上發布了 AMAZFIT 智能手表 2 及 AMAZFIT 米動健康手表。AMAZFIT 米動健康手表正是基于“黃山 1 號”芯片打造。

 

2019 年 7 月 25 日,玄鐵 910 正式發布,這是平頭哥半導體成立之后的第一款產品。玄鐵 910 基于 RISC-V 的處理器 IP 核,開發者可以免費下載 FPGA 代碼,開展芯片原型設計架構創新。

 

2019 年 8 月 22 日,業界領先的半導體供應商兆易創新 GigaDevice 正式發布基于 RISC-V 內核的 GD32V 系列 32 位通用 MCU 產品,提供從芯片到程序代碼庫、開發套件、設計方案等完整工具鏈支持并持續打造 RISC-V 開發生態。

 

上述的每一款芯片都極具代表性,而發布時間較為密集,這對于 Arm 而言已經不是敲醒警鐘了,而是警笛長鳴。誠然,就算有了更多的內核以及最新的產品面世,RISC-V 架構相較于 ARM 架構而言還是很稚嫩,畢竟生態系統相差甚遠。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曾表示,任何一種新興事物的發展,生態系統的建設是關鍵。Arm 也正是利用這一點在攻擊 RISC-V 架構。但晶心科技總經理林志明認為,“這只是給攻擊者自己壯膽用的,并沒有對 RISC-V 產生真正的打壓,并且,現在攻擊開源生態,本身就不會得到任何好處,反倒會產生反作用力。”

 

令 Arm 感到恐慌的還有 RISC-V 未來的潛力,尤其是在智能物聯網領域的潛力。在邊緣設備的芯片中很多都是以神經網絡(NN)硬件進行機器學習,這樣就有需求為神經網絡配置硬件加速器,RISC-V CPU 中的 ALU(算數邏輯單元) 就可以滿足這樣的需求。而智能物聯網大趨勢同樣是 ARM 架構的當下和未來。

 

 

在打造 RISC-V 架構生態系統的過程中,我們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一股來自于東方的“神秘力量”,也就是中國芯片公司對于 RISC-V 架構的推崇和擁護。中國有著巨大的芯片需求,同時中國芯片廠商自己也有需求做大做強,RISC-V 架構雖然“軍閥割據”但尚未有“一朝天子”,這對于國產芯片廠商而言是莫大的機會。

 

面對重重危機,Arm 已經開始吹響狙擊的號角。北京時間 2019 年 10 月 9 日凌晨,Arm 宣布在部分 CPU 內核引入自定義指令功能,即客戶能夠編寫自己的定制指令來加速其特定用例、嵌入式和物聯網應用程序。這意味著,從 2020 年開始,使用 Cortex-M33 內核及之后的 Cortex-M CPU 內核系列的所有 Arm 客戶都可以免費使用自定義指令功能。

 

回顧 RISC-V 那句話,開源是 RISC-V 架構最大的競爭力,現在 Arm 打算讓其優勢不再。當 Arm 決定主動出擊,此時的 RISC-V 架構也已經是離弦之箭,進了這“八角籠”只會有一個勝者站著出來。

 

與非網原創內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