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非網 10 月 11 日訊,美國商務部在美東時間 10 月 7 日宣布,將 28 個中國的公共維安部門與企業放上“實體清單”,其中包括 8 家科技企業:大華科技、海康威視、科大訊飛、曠視科技、商湯科技、廈門美亞柏科信息有限公司、依圖科技、頤信科技有限公司。受此影響,海康威視股票于第二日(10 月 8 日)臨時停牌。

 

9 日晚間,海康威視發布復牌公告。據 2018 年年報,海康威視境外營收占公司總營收 28.4%,美國與加拿大市場業務占海外業務的 20%。

 

至此,曾被美國政客稱為“華為表兄弟”的海康威視也現身“實體清單”。

 

 

海康方面表示,早在去年 5 月,中興華為先后被制裁時,公司就已心有戚戚,著手備貨。此后原材料存貨增長約 90%,庫存商品增長約 30%。

 

囤貨之外,海康也比以往更親近國內供應商,甚至是華為等存在業務競爭的供應商。例如芯片選擇上,海康早期青睞飛利浦、德州儀器等國外廠商,但此后進口比例持續下降。據了解,目前海康 80%的芯片已由華為海思等國內廠商供應。

 

在國內,由于都以硬件業務、企業級業務起家,海康威視被不少人稱作“小華為”。

 

其實,海康威視與華為的關系由來已久。在安防領域,海康是華為海思的最大客戶,華為海思是海康的最大供應商,二者合作不斷,關系匪淺。截至目前,華為海思芯片在安防市場約占 80%的份額。從突遭美國制裁的角度看,華為海思無疑幫了海康一把。

 

但隨著華為向下做安防,海康向上做 AI 與云計算,原本親密的伙伴業務范圍逐漸重合。海康威視表示,安防行業相對碎片化,邊際成本無法大幅降低,因此華為大概率會放棄安防行業,與華為海思的合作也并不存在危機。

 

除此之外,海康其實也在尋找海思之外的備胎,以及自研芯片。富瀚微就是其中一個,根據富瀚微 2019 年半年報,報告期內,富瀚微與海康威視關聯交易金額約 1.38 億,占富瀚微同類交易金額比例的 66%。

 

海康威視總經理胡揚忠稱,對公司來說,雖然努力未必會改變事態發展或者影響很小,但還是會繼續努力,爭取早日把公司從“實體清單”上去掉。

 

與非網整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