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非網 10 月 10 日訊,EDA集成電路領域內很小但又非常重要的存在。從數據上看,整個 EDA 的市場規模僅為六十億美元,過去幾年的成長率也不過是區區 4%左右,相對于幾千億美金的集成電路產業來說,不值一提??墒侨绻闵倭诉@個產品,全球所有的芯片設計公司都得停擺。

 

1994 年“巴黎統籌委員會”正式宣告后,國外 EDA 公司取消了對中國的禁運,中國急于快速發展集成電路產業,卻又無暇補上設計方法學這一堂課,對國外的 EDA 公司的依賴性也就一直延續到了現在。

 

現在的 EDA 產業主要由 Cadence、Synopsys 和西門子旗下的 Mentor Graphics 壟斷,占據全球 60%以上的市場。

 

遭遇中興、華為事件以后,國人也越來越明白自主發展的重要性。而后??低暫痛笕A股份等龍頭企業紛紛“遇搓”,芯片供應問題再次備受關注。

 

 

國內每年高校以及研究所培養的應屆 EDA 碩士和博士生只有 50 人左右,大部分學校都沒有相關專業的教師。事實上,芯片最上游的 EDA 工具更易被“卡脖子”。“EDA 在中國集成電路產業里面最弱。”在 2019 中國集成電路設計大會上,多位專家都表達了這一觀點。

 

“第一名吃肉,第二名喝湯,第三名舔碗,第三名以后啥也沒了。”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華大九天董事長劉偉平如此形容 EDA 行業現狀。寡頭壟斷、技術壁壘高,投資周期長,缺乏產業生態以及人才短缺制約著國內 EDA 企業發展。

 

除了華大九天,國內還有杭州廣立微、蘇州芯禾、濟南槪倫、天津藍海微等企業。與國際巨頭能提供整套 EDA 工具不同,國內 EDA 企業產品不全,只在局部形成一定突破。作為國內最大的 EDA 公司,華大九天也只能提供 1/3 左右的 EDA 工具。

 

半導體行業周期長,企業成功背后都至少要經歷“十年冷板凳”的煎熬,EDA 也一樣。據悉,一個 EDA 工具從技術開發到能夠被市場接受基本上需要五六年的時間。與此同時,國產 EDA 也需要建立產業生態圈,得到產業鏈上下游的支持。

 

除了企業內部加大研發,EDA 的發展也離不開并購??v觀 EDA 領域的三巨頭,并購是其能壯大的重要因素。

 

人才短缺是制約國產 EDA 發展的最重要原因。以華大九天為例,公司員工數大約 400 人,做研發的有 300 多人,而國內其他 EDA 廠商人數普遍不到 100 人。而 Synopsys、Cadence 分別有 13000 名和 7600 名員工,Synopsys 光研發人員就超過 7000 人。

 

但是,在整個集成電路領域,到 2020 年前后,我國集成電路行業人才需求規模約 72 萬人,而我國現有人才存量 40 萬人,人才缺口將達 32 萬人。

 

不過,目前有能力且有意愿培養人才的企業并不多,在企業還在生死線上掙扎時,根本無暇顧及人才培養。一方面,國內人才太少;另一方面,人才容易流失。

 

但在我們看來,如果想解決 EDA 的人才問題,我們不但需要提升工程師的待遇,還要利用股權激勵等方式讓工程師用主人翁的精神來做產品開發,這樣才能吸引到更多的人投入其中,進而產出更好的成果。

 

與非網整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