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非網 10 月 14 日訊,華強北身上有過太大的光環:“全國乃至全球最大的電子產品集散地”、“中國電子第一街”、“中國電子產業的風向標”,1 米柜走出 50 位億萬富翁的故事從這里流出,一時風光無限。

 

只是最近幾年,華強北“變天”的消息不斷,“空鋪潮”,一些商家開始“逃離華強北”。

 

電商的沖擊,地鐵施工封閉等因素,華強北在過去幾年中經受了客流量驟減的窘境,其身上南中國電子制造業的符號標簽也在慢慢褪色。

 

此刻,它和它的淘金客仍在進行一場漫長的轉型,美妝是他們正在前往的方向。

 

 

數碼產品屬于奢侈品之一,利潤空間日漸透明化,同時對于技術、服務的要求比較高,加之近年來競爭非常慘烈,花費三四千塊錢購買一臺手機,已屬于中等偏上的消費水平。

 

“但一些女性消費者,消費起化妝品動輒幾百、幾千塊錢,兩三個月的時間就用完了。美妝不單單是是快消品,也是高利潤的產品,甚至可以說是暴利。”廣州尚朵化妝品公司總經理張紅輝說。

 

彼時,中國市場已是進口美妝的沃土。
 

目前,在華強北的美妝市場聚集了 1000 多戶商家,這些商家有數碼產品的轉型者,也有許多原本在深圳石巖、龍崗等地做美妝產品批發的商家,還有一些其他行業從業者。未來,其他轉型的數碼廣場涌入美妝外,競爭會更加激烈。

 

毫無疑問,相較于行情越來越冷淡的電子產品市場,無論是“她經濟”還是以女性為主的“美妝經濟”毫無疑問都是當下的風口及未來一段時間內的趨勢。


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的數據,2018 年中國化妝品消費已經超過 4000 億的規模。中國海關的數據顯示,過去 10 年,進口品在中國市場化妝品零售總額中的占比,從 10.8%提升至 34.8%。

 

化妝品牌的同一產品在世界各地有著明顯的價差,一些化妝品商利用匯率差大量采購后,能在自由貿易港香港低于專柜的價錢賣出而取得利潤。這種水貨模式,至今被香港化妝品連鎖店如莎莎、卓悅和卡萊美等采用。

 

福建愛美化妝品連鎖總經理林鳳平猜測,“華強北的貨源,可能很大程度上來自于水貨,以及從國外免稅店、海淘代購等順回來的,也不排除假貨的可能。” 他覺得利潤可觀,以蘭蔻為例,百貨專柜進貨折扣是八五折,而水貨一般六折。

 

不過,水貨不一定是假貨,指的是沒有通過正規的報關程序的貨源。不過非專柜買到的貨,沒有人可以確定真假以及品質如何。在中國香港,法律法規是允許水貨的買賣,但在中國內地,水貨買賣仍屬于打擦邊球的生意。

 

但來華強北進貨的人,對于授權與否不會太過關心。

 

也許是對轉型的不確定性,遠望二期的一樓和二樓為美妝區域,三樓四樓仍然定位數碼電子,但空置率超過 50%。

 

相較于行情越來越冷淡的電子產品市場,無論是“她經濟”還是以女性為主的“美妝經濟”毫無疑問都是當下的風口及未來一段時間內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