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終端廠商開始生產采用蜂窩網絡 2G/3G/4G/NB-IoT 的物聯網終端時,直接面對著生產、供應鏈、測試等多個環節發生改變帶來的挑戰,產生新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往往是圍繞一張物聯網卡而產生的,因此解決這一問題也是圍繞著對這張物聯網卡的管理而進行。

 

在物聯網賦能傳統行業的過程中——從宏觀和長時間周期角度來看,IoT 給傳統行業帶來數字化轉型的機遇;但從微觀和段時間的角度來看,IoT 反而會對傳統行業的一些具體業務流程帶來新的陣痛、提出新的問題,與原有生產經營流程相比甚至降低效率。只有在微觀上不斷優化物聯網對原有具體業務流程的影響,才能在宏觀上實現產業轉型變革的目標。
 
一個典型的案例就是終端廠商面臨的挑戰,當終端廠商開始生產采用蜂窩網絡 2G/3G/4G/NB-IoT 的物聯網終端時,直接面對著生產、供應鏈、測試等多個環節發生改變帶來的挑戰,產生新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往往是圍繞一張物聯網卡而產生的,因此解決這一問題也是圍繞著對這張物聯網卡的管理而進行。


 
“連接”帶來的挑戰

根據三大運營商公開的數據,目前國內采用蜂窩網絡的物聯網連接數已超過 8 億,這些終端大部分都依賴專門的物聯網卡作為唯一的身份標識實現數據通信。智能攝像頭、智能表計、智能 POS 機、共享單車智能鎖、車載智能終端等都內置了物聯網卡。

 

顯然,連接是物聯網的第一步。然而,作為終端生產廠商,當其產品從不聯網的傳統終端向智能終端轉型時,“連接”給其整個業務流程帶來不小的挑戰,我們以智能表計為例,來分析一下這些挑戰的具體情況:
 
(1)供應鏈碎片化的挑戰
 
智能終端的生產往往比較集中,表計廠商安排在自己專門的工廠生產,因此會集中采購各類生產材料和元器件,傳統表計具有同質化的功能,所有生產材料和元器件可以規?;坎少?,各表計廠商形成有效的供應鏈。然而,具有遠傳功能的物聯網表計的連接部件的采購存在分散化的特點,使得其供應鏈面臨碎片化的挑戰。
 
之所以如此,源于市場的分散化和通信服務的屬地化特點。水表、燃氣表面對的是全國甚至全球化的市場,在每一地域部署時都需要連接到當地運營商網絡中,不同地區客戶對于通信制式還有具體的要求。如此前要求 2G 網絡,現在更多要求 NB-IoT 網絡,雖然目前運營商的物聯網卡可以在不同地域兄弟公司網絡接入,但非本地開通的物聯網卡其網絡的服務并不一定得到保障,表計廠商往往會根據項目所在地訂單和客戶需求選擇采購當地的物聯網卡。
 
當終端廠商面對全國乃至全球市場,它需要分別與大量本地運營商去采購物聯網卡,而每一筆采購量并不大時,這種供應鏈的碎片化降低其整體采購效率。
 
(2)產線效率降低的挑戰
 
計量表計經過多年的發展,其生產線已形成高效的工序,大部分環節已形成自動流水生產。智能表計中嵌入的物聯網卡由于要滿足近 10 年的生命周期,面對各種惡劣環節,往往采用穩定性更高的貼片卡,因此其產線中需要增加這些連接部件工序。
 
由于要滿足分散的市場對網絡接入的需求,不同客戶、不同區域的訂單嵌入的貼片卡并不一樣。產線上同一型號的表計每天的產量很大,傳統表計可以自動化無間斷地生產,但物聯網表計需要頻繁中斷產線,根據每一訂單要求來貼本地具體運營商的物聯網卡,同一型號表計會產生多個批次的產品,還需要根據訂單做好產品管理,防止不同客戶不同地域發貨出錯。與傳統產線效率相比,物聯網卡的特點造成產線效率降低的挑戰。
 
(3)測試與實際應用環境差異的挑戰
 
與傳統表計相比,物聯網表計出廠前測試增加了一個通信測試工序,表計出廠前會測試該設備能否正常連接至運營商網絡。由于表計在工廠集中化生產測試,聯網數量、頻率都較高,為了保障正常生產,運營商一般都會保證工廠附近網絡質量,通信測試一般可以正常完成。
 
不過,當該表計發貨至項目所在地進行部署時,項目所在地蜂窩網絡狀況并不可控,有些地域網絡質量不好,造成智能表計抄表成功率低,終端廠商和方案商為了保障客戶體驗,往往還需要協調本地運營商人員來做好網絡測試、優化工作,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終端廠商的工作量。
 
(4)售后服務成本的挑戰
 
部分智能表計部署后,因為計量本身質量的問題,可能需要拆除返廠,此時原有表計中所帶的物聯網卡無法用于其他新終端,由于智能表計的通信費用往往采用生命周期套餐,這部分已付費的套餐就造成一定浪費,若要重新利用還需申請停機再遷移的流程。


 
電信市場特征形成的格局

對于大量市場分散化的智能終端廠商來說,以上挑戰正是其最大的困惑之一。

 

上周,筆者在《突破 1000 萬,NB-IoT 應用體量最大的行業為我們帶來哪些啟示?》一文中對 NB-IoT 智能燃氣表的應用做了一些回顧。實際上,以上連接帶來的四類挑戰正是 NB-IoT 智能燃氣表廠商所面臨的,當未來 NB-IoT 連接數快速增長時,這些挑戰會給終端廠商帶來更大影響。終端廠商面臨的這一格局,在某種程度上是由于電信市場的特征形成的。

 


 
眾所周知,電信業是一個典型的地域化特征明顯的行業。本地運營商花費高額成本建設運營網絡基礎設施,為位于本地的通信終端用戶提供服務,終端嵌入的 SIM 卡不僅是用戶的標識,更是歸屬本地運營商用戶的依據和收費的依據。
 
在國內物聯網市場中,目前各家運營商都為用戶做到了“一點開卡、全國接入、統一資費”,即用戶不論是從哪一省份運營商采購的物聯網卡,其終端在國內其他省份都可以接入該運營商網絡,而且不會產生漫游費用。
 
不過,對于不同省份運營商來說,很多情況下收入和服務并不匹配。用戶采購的物聯網卡產生的費用大部分或者全部歸發卡省份運營商,但用戶的終端有可能在另一個省部署,此時連接服務就是由另一個省份運營商提供,而該運營商僅獲取少量費用或者根本沒有任何收入。
 
在這種情況下,提供連接服務的本地運營商就沒有很強動力為這部分用戶提供優質服務,在這部分用戶終端部署地區如果出現網絡質量不好的情況,可能就無法得到快速有效響應,導致當地物聯網項目無法正常實施。畢竟獲取收入的運營商和用戶之間有契約關系,它有服務質量保障的要求,但項目所在地運營商和用戶并無契約關系,用戶并不會獲得高優先級服務。
 
鑒于此,雖然各家運營商可以做到“一點開卡、全國接入、統一資費”,但終端廠商往往在生產規劃時,就會根據訂單采購本地具有優質網絡運營商的物聯網卡,一方面保障用戶體驗,另一方面保障本地運營商的網絡服務質量。
 
除此之外,對于跨境的物聯網終端,其面臨的挑戰更為復雜,因為物聯網終端生產在國內,未來部署在海外,生產時需要預置海外運營商的物聯網卡,但由于海外運營商在國內并無網絡,在國內生產后無法進行網絡測試,終端廠商有時需要將樣機發往海外,在海外網絡環節測試合格后,在國內再大規模生產和發貨,這一過程需要很長時間周期。

 

破解連接之困

一張物聯網卡就給大量垂直行業生產經營流程帶來如此困惑,解決這一問題還是需要圍繞物聯網卡的管理進行。目前,業界針對這些痛點已經在多個方面開展探索,eSIM 是其中最為典型的方式,不過鑒于各種技術和利益關系,eSIM 的推廣并不是一帆風順。

 


 
此前,運營商針對發卡和使用地域不一致的情況,制定過相應的網間結算政策,比如發卡地運營商需要為提供服務的本地運營商支付一定比例的通信費用。不過,這一政策在實際推行中由于各種原因,并未帶來提供服務本地運營商積極配合為漫游用戶快速提升服務的結果。
 
近期,運營商內部也在努力推動流程的優化,通過 eSIM 的方式為用戶解決這一痛點,即先給予終端廠商一個臨時測試碼號,當終端出廠后進入項目所在地,再一次性寫入本地的碼號,由本地運營商收取套餐費。這一流程的優化對用戶來說確實是一大改進,不過僅限于單一運營商之內,而且這一服務還未在全國大范圍推廣開來。很多情況下,用戶需要項目根據所在地各家運營商網絡的質量選擇網絡服務商,快速實現終端上線。
 
解決新的痛點就意味著新的商機,目前已有不少第三方企業針對終端廠商的痛點提供解決方案。筆者去年曾在《NB-IoT 價格屠夫初現江湖,1 歐元 / 年!》一文中介紹過德國一家名為 1NCE 的廠商推出 10 歐元 /10 年的 NB-IoT 物聯網卡,用戶無需關系各家運營商網絡質量,它可以為用戶接入最為合適的網絡。
 
在國內,諸如小米移動、聯想懂得等獲得虛擬運營商牌照的企業在探索為物聯網終端提供物聯網卡管理服務,還有如果通科技、紅茶移動等創新型公司也瞄準這一方向。

筆者曾接觸過一家名為信物連創的創業公司,其面向物聯網的連接服務平臺正是為解決智能終端廠商的痛點而推出的,其中在物聯網連接管理功能模塊,該平臺自建虛擬核心網兼容包括蜂窩網絡、LoRa 等各類物聯網通信方式的異構網絡管理功能,更為典型的是基于 eSIM 技術,通過 OTA 方式為智能終端生產、銷售、安裝、售后等各環節選擇合適的接入網絡和計費功能。當然,類似功能的實現,其背后是與國內外各家本地運營商的合作。

借助這些功能,智能終端廠商還可以建立起自己的物聯網連接管理平臺,在采購、生產時植入無差異的物聯網卡,解決供應鏈和生產端痛點;測試環節寫入測試碼號,到本地部署時再根據項目所在場所網絡質量,選擇重新寫入合適的本地運營商碼號并訂購套餐;當終端因為故障拆除時,其物聯網卡碼號和套餐也可以通過遠程 OTA 方式擦除并寫入其他終端中。整個過程都可以通過平臺遠程軟操作,無需對硬件和各類實體流程發生改變。
 
物聯網帶來的行業數字化轉型之旅并不是一帆風順的,短時間內會給傳統生產經營流程提出新的問題。正如一張物聯網卡讓傳統終端向智能終端轉變,給終端廠商帶來生產經營流程的挑戰一樣,物聯網的落地也是一個個解決這些微觀問題的過程。